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风之扬

浮生若茶,志当高雅。如瓷淡淡,素心无华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花子  

2010-07-16 20:45:28|  分类: 心情原创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    

花子 - 风轻扬 - 如瓷淡淡的博客

 花子是老家上屋的娃——军子喂养的一只花狗,浑身黑白的毛,黑的黝黑,白的洁白,装饰着花子特别炫丽威武。花子有自己的名字,可我习惯叫它花子,它也喜欢,爱听我们这样叫它,若它顽皮或疯得不见影子了,高声喊叫“花子”,花子就像变戏法样的,总能神气出现在眼前,亲热卖弄地摇头摆尾。
      记得第一次遇见花子,花子特别文静安顺。我回老家看望父亲,和父亲唠家常,说些我的、家的、邻里的事,旁边就有一只花狗静静卧在那,乖巧温顺静谧。我问父亲哪来的,说是上屋军子领来的,来了就把这当家了,很灵性,我说“哦”。花子也热络地过来,蹭我的腿。在老家只住了一夜,第二天父亲和花子的身影就成了送我的风景,我总会在转弯处悄悄回头,看父亲和花子在一起的情景,花子挺立得很高,父亲的背影很直。
     先前每次回家之前总要打个电话,父亲和花子总会一起来接。后来父亲逐渐衰老,就不再先告诉,可花子总会出现在迎我们的路口,总是飞奔着去告知父亲,咬着父亲的衣角,站在门前。我们在家的日子,花子会辞掉好多约会(花子是只公狗,它的粉丝、约会可不少呢)开心的和我们在一起。每每总有些邻里的乡亲、大叔、大婶来看我们,我陪他们唠嗑,说些远或近的事情,花子一点也不闹,或得闲闭眼假寐,或兴味盎然倾听,或百无聊奈瞅瞅电视,直到夜深了,才依依不舍地离开,但不会走远,只默默地守在门前,若有响动,它离家远远的狂吠扑咬,以示警告,生怕惊动了我们的乡下梦。
      可花子迎接我们回家的路,也越来越近,直到有一天,父亲和花子的身影同立在门前,父亲又见衰老了,花子也灰白不堪,心里一阵凄凉。也说过要接父亲和我们一起,可父亲眷念乡间的一切,我们说父亲在乡下一个人孤独,他说有花子陪伴,如今花子也老了,父亲说那就相互照顾吧,不能丢弃老了的花子,我心底感动着,也想好了花子的后事。
      心里总有隐隐的感觉,花子会不辞而别,会悄悄离去,会选择有尊严地远去,正如它悄悄地来,只留威武青春的模样。
      我回乡下的夜晚,花子一样守护在门前。夜半里又听到它的叫声,只是不再威严震慑,苍凉幽长,那般无奈神伤。父亲拉亮灯开门阻止“花子,乱叫”,我也起床出门探望,“最近花子老这么乱叫”,我说“哦”。第二天,花子送我到上车的路口,脚步轻松,路上和我开了几个和谐的玩笑,还随了车子跑了一程,直到消失在转角处。
      不几天,父亲很少有的给我打来电话,那头,幽幽地说:“好多天没见着花子了”,我说“哦”。自花子突然来这里,从没这样过,连赴约恋爱也不会超过一天,连续几天,也许......
       也许眼花乏力,失足跌落山崖,在孤独无助中死去。也许苍迈迟缓雄风不再,被街市屠夫羞辱,赤身悬挂市井。也许巡视家园,却再也没找着回来的路。也许它静立远远的能看见老屋的山头,爱恋注视它护卫了一辈子的田园,眷恋地环视不经意闯入的世界,最终成影。
      终也没人再传来花子的消息。也许本就没有也许,这世界仿佛花子本就不曾来过,更不必深深挂念——仿佛不曾来过这世界的花子,这也许就是花子的本意。

花子 - 风轻扬 - 如瓷淡淡的博客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11)| 评论(1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